-經過張仲文和蘇放的一番解釋。

大臣們恍然大悟。

原來,皇上真的是在做虧本買賣。

鹽荒是控製住了。

朝廷的虧空更嚴重了。

再這樣下去,隻怕大臣們的俸祿,朝廷都發不起了。

財政赤字,這可是天大的麻煩!

“皇上,張大人和蘇提督說的是真的嗎?”

“陛下,臣知道,您是為了天下黎民,大夏百姓。可是,朝廷也不富裕啊!”

“這銀子,可不能再虧了!”

“臣乞求皇上,停止出售官鹽吧!”

一時間,朝堂上哀鳴聲不斷,許多大臣紛紛下跪,一片哭爹喊娘。

張仲文心中暗喜。

皇上,商戰我雖然不是你的對手。

但是,在朝堂上,你有一群豬隊友!

現在群臣都反對朝廷繼續售鹽。

我倒是要看看,你如何破解。

若是破解不了,那麼天下的鹽路,還是隻有我張閥一家!

至於老百姓,就乖乖吃一百兩銀子一斤的高價鹽,乖乖被我當豬宰吧!

張仲文越想越是興奮,心裡樂開了花。

“肅靜!”

靜公公手持淨鞭,淩空揮舞了幾下,金鑾殿內這才恢複安靜。

秦昊目光掃過袞袞諸公,淡淡開口:“張仲文,你說朝廷售鹽賠錢,可有證據?”

張仲文微微一怔,硬著頭皮道:“並無證據,臣隻是靠著多年的經商經驗,以及常理推斷。”

秦昊擺了擺手,笑道:“你所謂的常理,在朕這裡不管用!朕要的是證據!”

張仲文愕然,沉默半晌,喃喃道:“臣...冇有證據。”

秦昊淡笑道:“你冇證據,朕卻有證據。諸葛雲,將這幾日的賬本拿過來,讓張大人過目。”

其實。

秦昊早就料到,張仲文會跳出來,拿鹽的價格說事。

因此,他未雨綢繆,早就命諸葛雲準備好了賬本。

“遵旨。”

諸葛雲立刻將賬本取出來,遞給張仲文,道:“張大人,請過目。”

張仲文冷冷一笑:“賬本都準備好了?哼,有什麼好看的!再看也是虧錢...”

話雖這麼說。

但張仲文還是將賬本打開,翻看起來。

他隻看了一眼,瞳孔頓時縮成針尖大小,臉色變得異常難看。

“這怎麼可能...”

“不僅冇有虧錢,而且每天都要進賬一千兩...”

張仲文看到賬目的內容,簡直無法相信。

要知道。

朝廷每天出售的鹽,雷打不動隻有一萬斤。

按照一斤二百文錢算。

一萬斤鹽,也就是兩千兩銀子。

錢確實不多。

但是,不僅冇虧錢,反而賺錢了,而且利潤居然有一千多兩。

這就著實有些恐怖了!

張仲文腦海中立刻浮現出一個念頭!

假賬!

這賬本一定是假的!-